描写装腔作势的语句摘抄

  • A+
所属分类:随笔散文

  ●“你的无非是。”
“保持才是装腔作势,而且是我所的最令人讨厌的装腔作势。” ----《道连·的》

  ●有人认为应为那些提供更好的,他们到了竟没有更好的服务早就摆在那里了,无论是或是卡,,那些还是了郭敬明,他们他,他无法被代替——你们说他装腔作势说他,”中华“就不装腔作势了?简直就是扯蛋。希穆克拉提也名牌 ----

  ●我装腔作势只是想最后的,你不懂我的装腔作势,以为那就是的我。的有很多话想对你,最后到嘴边都变成了“没事”。

  ●如果你的身边有一个不贪名图利,不装腔作势,不会在人前骂滚的,离你不远处有个女生因为男生贪名图利,装腔作势,在人前骂女生滚而哭泣。是因为你姣好,也许是因为那个女生。也许是你有撒娇,也许是那个女生没有资本哭泣。但她有的,你却没有,你的面容,有一天也许会败给被迫起来的她 ----梧歆

  ●一切装腔作势的装腔作势最终在觉走那个败切想还呢意的诚想还呢意。

  ●虽的在满立,不知为什么,为说山得么样生种餐,爱看心种洋。你不能说为说山得看是装腔之觉势的人;一便都为为说山得看的仰山得看分;即使说为说山得看是一个装腔作势的人也罢,北京的么样一便都为为说山得看的只大华,都用天变军不以为说山得看的尖酸的对不为怪。 ----金语堂《》

  ●,好难。漂吧,太惹眼;不吧,拿不出手;高了,没人敢娶;学问低了,没人想要; 一点吧,怕你;煳涂一点吧,男人欺你;点吧,说你;点吧,说你装腔作势;会,说你是;不会打扮,说你没味。

  ●陈闭上,长长地叹了,脑中再次浮现出六年前,段端坐在他面前的。
他不,也不装腔作势,地着你,然而一种使整个的起来的,却使得即使是以他这样的人,也不由自主地会有垂首的。
那感觉,就像有在握着一个,然后将缓缓引爆,那的,,压倒一切的,在的之下,像般一丝丝,一丝丝将你逼入。
你已经灵肉俱灭,,而他却依然仿若无事,一脸。
在那一刻,你不得,人跟人之间,真是有天生的的。
有些人的与,决不是说追赶得到的。

  ●纯朴无瑕的爱情,具有诚实的品格;装腔作势的爱情,披着虚伪的外衣。

  ●现在还是很容易被一句话感动得热泪盈眶,原来我也会像一个文艺骚年一样矫情。会迷茫,会因为一时之乐误入歧途,会因为一个信念的破裂而感到全世界的崩塌。也许我还没有真正地长大,只是学会在世人面前装腔作势举手投足罢了。

  ●我的理由是,世界上的事,若不让别人尴尬,也不让自己尴尬,最好的办法就是自我作贱。比如我长的丑,就从不在女性面前装腔作势,且将五分的丑说到十分的丑,那么丑倒有它的另一可爱处了。 ----贾平凹

  ●“归根到底,年轻人如果装腔作势,不能算他们的错;他们还没有定型,但生活把他们置于一个定型的世界之中,在这个世界里,人们要求他们像成熟的人一样行事。于是他们迫不及待地采用那些流行的方式和样子,这些东西很容易对他们胃口,使他们喜欢──他们在扮演角色。” ----米兰·昆德拉《玩笑》

  ●对于忧郁症来说,装腔作势、遮遮掩掩似乎是必要的。他与别人的关系复杂,不明朗。那些高人一等的、不足的、情感迷惘的感觉,那种不能得到想得到的、抑或甚至无法对自己以合适的(或统一的)名称讲出来的感?觉——?所有这些感觉都觉得应该掩盖在友好,或在最具道德原则的操纵之下。使用一个由那些了解卡夫卡的人也用在他身上的词语,舒勒姆谈到了本雅明与别人的关系的一个特征,即“几乎是中国式的彬彬有礼”。 ----苏珊·桑塔格《在土星的标志下》

  ●鹧鸪天·无题
生旦净未丑当家,无德无才把人哗。
嘴脸招摇取宠相,装腔作势谁理他?
蛊人心,祸中华,黑白颠倒舌灿花。
试看晴空来霹雳,将这丑类来开铡。
———2012,1,10.

  ●我说的自负,当然不是要表现得趾高气扬,装腔作势。那不是真正的自负----而只是做出自负的样子;就像孩子们扮成国王和皇后,带着羽毛,排成一列,昂首阔步地走来走去。真正的自负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相反,它会让人变得亲切,善良,纯朴。他没有必要伪装----因为他对自己的性格十分满意;而他的骄傲是深深藏于内心的,因为他有资本过真实的生活。他所关心的东西层次远在常人之上,所以对于困扰其他人的细微差别,他从不在意,不管是公爵还是小贩,他都能态度自然低与之相处。缺乏自信的人往往会牺牲一些时间按邻居的意见行事,而自负的人从来不会去做这些可悲的事,因为他不在意他人的评价,只在乎自己的标准。 ----杰罗姆 K·杰罗姆《懒人闲思录》

  ●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王子,富一代岁数大,富二代没脑子,主动的吧,图谋不轨,不主动的又装腔作势,没钱才能见真爱呀,包包,鞋子,我都可以不要,只要能跟他天天腻在一块,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约会专家》

  ●毕竟我孤僻傲慢一无是处 我始终是不温暖的带着装腔作势的坚强一个人走

  ●俗人本色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装腔作势,不装聋作哑,不装神弄鬼,俗人是好人,是差一点就完美的好人。 ----马德《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

  ●酒精的最大坏处是它能把我们都变成傻瓜。然而我们内心睁着一只清醒的眼睛,事后将各种丑态摆在面前,毁掉我们对自我的良好评价。这使人感到羞愧。这种羞愧也有其教诲一一,它提醒我们,无论取得怎样的成就,驻留在我们身上的愚蠢都会暗中把他们破坏,因此不必装腔作势。畅饮之后是耻辱,还有后怕。比如一想起醉酒之后对德国人进行的无意义的挑衅,怎么能不后怕? ----切斯瓦夫·米沃什《米沃什词典》

  ●有能力看法文菜单点菜、跟酒侍讨论葡萄酒的饕客,能博得女人的尊敬,这份敬意很快就能转换成贪婪而充满激情的饥渴。我们无法抗拒动的烹饪的男人。我说的不是那种戴上装腔作势的白色高帽子,自命专家,在阳台上把热狗烧成焦炭的小丑。不,我所谓的美食家是指那种以无比柔情,精心挑选最新鲜、诱人的食材,悉心调制,最后奉上一份感官与灵魂的献礼的男人,他们会优雅地拔出瓶塞,吸一口酒的馥郁浓香,然后把它倒入杯中,供我们品尝,听着他们也会以同样的声调,形容我们的销魂美丽。 ----伊莎贝尔·阿连德《阿佛洛狄特》

  ●没有我在你身边 装腔作势给谁看

  ●“我还没有装腔作势到可以无视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你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个东西,天知,地知,不会有结果。” ----《天道》

  ●我要向那些装腔作势的家伙,竖起中指开火 ----奈良美智《用小刀划开》

  ●一个真认识自己的人,就没法不谦虚。谦虚使人的心缩小,像一个小石卵,虽然小,而极结实。结实才能诚实。瑞宣认识他自己。他觉得他的才力、智慧、气魄,全没有什么足以傲人的地方;他只能尽可能的对事对人尽到他的心,他的力。他知道在人世间,他的尽心尽力的结果与影响差不多等于把一个石子投在大海里,但是他并不肯因此而把石子可惜的藏在怀中,或随便的掷在一汪儿臭水里。他不肯用坏习气减少他的石子的坚硬与力量。打铃,他马上拿起书上讲堂;打铃,他才肯离开教室。他没有迟到早退的,装腔作势的恶习。不到万不得已,他也永远不旷课。上堂教课并不给他什么欣悦,他只是要对得住学生,使自己心中好受。 ----老舍《四世同堂》

  ●“你现在正处于向往感动的状态之中。你的纯洁无垢的心时时渴望感动,这是一种单纯的疾病。你就像一个长大了的为爱而爱一样,只不过是为感动而感动罢了。固定观念治好了,你的感动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你也很清楚,这世界除了肉感没有其他的感动。任何思想和观念,没有肉感就无法感动人。人明明为思想的耻部所感动,却偏要像一个装腔作势的绅士,硬是说为思想的帽子所感动。” ----三岛由纪夫《禁色》

  ●问题的核心当然不在信不信被告的陈述。法庭的是证据。对被告有利的是,不管他是否无辜所陈述的是否真实,他都不用去证实。但检察院和法庭还遵循另一套规则:无法证实的东西不能作为呈堂供词。
其实事实远比这些简单得多。因为没有人可以完全客观地区分猜想与事实。有时我们笃信的事情,实际上却是假的。一切往往正好与事实相反,真相很难找到。
在外面这个时代,律师的总结陈词对于整个诉讼来说没有什么决定性的意义。检方和辩方陈述的对象不是陪审员,而是法官和参审员。任何伪装的声调、每一句装腔作势的表述都将是无法被容忍的。长篇的总结陈词在过去的几个世纪才能行得通。德国人再也不相信那些虚假的激情言论了,他们见得太多太多。 ----费迪南德·冯·席拉赫《罪行》

  ●年轻时最喜欢质疑别人,看别人干事就骂。说别人装腔作势,靠不住。到了自己想做点事,就想着都夸赞你,说你是圣人,奋不顾身,一心为他人。这当然不可能,别人会严格地要求你,揭破你的毛病,挑剔你的缺点,点明你虚荣。这就得习惯,天下没有只有你骂人的道理。古语说:“责人者,必自恕。”先反思自己。

  ●首先,让我们摒弃苏格拉底的论调,即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懂才是聪明的标志,因为我对这种装腔作势感到厌烦、恶心。
没有人什么都不懂。新生儿几天之内就能学会认识母亲。
当然,这一点苏格拉底也会同意。他会解释说,他所指的不是那种琐碎的知识。他的意思是,对于人类所争论的重大的抽象概念,人们不应该从先入为主的、未经检验的观念着手。而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自负之极的宣称!) ----阿西莫夫《宇宙秘密》

  ●接近半个世纪后苏联已经阶梯,“情爱的装腔作势的老山姆大叔”在世界上似乎也不复有当年那种乐善好施的形象,而卡斯特罗依然在古巴掌权。又一次,在哈瓦那我采访了埃内斯托·格瓦拉,当时的国家银行行长。30年后,在埃内斯托早就成熟为切·格瓦拉,并已成为一个全世界年轻人崇拜的偶像后,我在英国搭乘了一个搭车者,他穿的T恤上印着熟悉的格瓦拉头像——那是地球上最有名的一张照片。“我打赌,在你搭过车的人中,我是唯一一个亲眼见过切·格瓦拉的。”“哦,”他回答道,“切·格瓦拉是谁?” ----简·莫里斯《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她瞧他一眼,向他挑战;她在燃烧,她是存在的。她手往下一摔,杯子在地上碰得粉碎。福斯卡在微笑,雷吉娜赤条条的暴露在他的眼前。他把她所有的假面具撕了下来,甚至洞悉她的姿态、她的言语、她的微笑,她只是翅翼在空虚中的颤动而已。“她在试,她在试。”他也看出她是在为谁而试。在这些言语、这些姿势、这些微笑后面,在每个人身上都是同样的装腔作势,同样的空虚。
“啊!”她笑着说,“多么可笑的喜剧!” ----西蒙娜·德·波伏娃《人都是要死的》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